首页 > 公司简介 > 项裕荣:书会影响人生的选择

项裕荣:书会影响人生的选择

来源:大发 | 时间:2018-10-05 人气:[!--onclick-

  “比如说,我跟古代文学的缘分,”项教授说,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,他无意中订了《红楼梦学刊》杂志,那时候手头能花的钱很有限,《红楼梦学刊》杂志是和同宿舍的一个同学合起来一起订的,一年四本,就订阅了一年,后来一人分了两册,现在还保存着这两本杂志。其实,当时他还是个中专生,看过小说《红楼梦》,只是浅浅地读过而已,也没什么特别深刻的印象。后来看了《红楼梦学刊》,触动很大,才知道原来书是可以这样读的。他反复看了很多遍,对杂志里人物的评论印象特别深刻,多年后他还记得,当时有篇评论袭人的文章,说袭人是叛徒,是个奸诈的

  【书房主人】项裕荣,博士,教授,现任广东技术师范学院文学院古代文学教研室主任,广东省古代文论研究会理事,广东省青年社会科学家协会理事。主要从事古代小说的研究,先后在《复旦学报》、《浙江大学学报》、《学术研究》、《四川大学学报》、《浙江学刊》、《南京师大学报》《明清小说研究》、《学术论坛》、《湖南社会科学》等知名的核心期刊上发表了自己的学术成果20余篇。

  项裕荣教授的书房,整洁,素雅,散发着一种古典的气韵。书房里的书,大体都是古典文学经典作品及研究类,如《元曲选》、《汤显祖全集》、《徐朔方集》、全本新注《聊斋志异》、《中国话本大系》系列等。走进他的书房,就仿佛走进了一个古典文学的阁楼里。

  说到读书这个话题,项裕荣教授说,他比较喜欢唐宋八大家之一苏东坡的“八面受敌”阅读法。

  所谓“八面受敌”法,即是说,对于精辟、经典的书应该分数次来阅读。每一次读,都应该集中精力打“歼灭战”——只带着一个问题去探求、去研究。这样,少而精,就能钻得进去,才能每一次都有新收获,有新突破。这样几遍读下来,对书的各方面内容都有了比较精深透彻的理解,最终达到融会贯通,得心应手。久而久之就能“八面受敌”,即能经得住考验,抵挡住各种疑难的叩问。

  “我是做古典文学研究的,对原典的阅读非常重要。如果每次都只是泛泛地读,走马观花地涉猎,往往深入不进去,只是在一个平面上徘徊,就难以发现新东西。所以,必须一遍又一遍地深入读原典。”项教授说,每次读原典,他就喜欢采用苏东坡的阅读方法,只带一个问题去精读。

  有意思的是,翻阅项教授书房里的书,会发现里面总是夹着很多花花绿绿的小书签,打开书一看,里面又贴着巴掌大的花花绿绿的便条签。项教授说,他读书,每次带着问题阅读,且喜欢随时做笔记。他做笔记的方法,先是在书上发现问题的地方划线;然后就夹上小书签,简单记录要点,以便检索;如果发现问题多一点的地方,就贴上一张巴掌大的便利贴,把问题分门别类,一一写上。最后,小问题多了,就能形成大问题,用大张纸集中罗列出来,往往能罗列出好几页,而一篇阅读研究文章就能形成了。

  项教授说,因为自己经常在书上贴书签和便利贴,这些做过笔记与批注的书,就不太愿意外借,以免资料丢失。

  读书,是很快乐的一件事情;而买书,同样也是极其有趣好玩的,这其中往往会发生令人难忘的美好故事。项裕荣教授说,因为有些好书,要碰上,也是要讲缘分的,而这缘分,也许对一个人的一生都会有很大的影响。

  “比如说,我跟古代文学的缘分,”项教授说,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,他无意中订了《红楼梦学刊》杂志,那时候手头能花的钱很有限,《红楼梦学刊》杂志是和同宿舍的一个同学合起来一起订的,一年四本,就订阅了一年,后来一人分了两册,现在还保存着这两本杂志。其实,当时他还是个中专生,看过小说《红楼梦》,只是浅浅地读过而已,也没什么特别深刻的印象。后来看了《红楼梦学刊》,触动很大,才知道原来书是可以这样读的。他反复看了很多遍,对杂志里人物的评论印象特别深刻,多年后他还记得,当时有篇评论袭人的文章,说袭人是叛徒,是个奸诈的奴仆。这是我以前读《红楼梦》根本没有想到的,真是读得满心欢喜。当然现在自己重读了很多遍《红楼梦》不一定赞同这文章的观点,不过,当年读到这种文章,的确思路打开了。项教授说,或者这冥冥之中还引导了自己喜欢上了古典文学,也影响自己人生的选择——后来他攻读古典文学专业的博士生,现在就主要从事古代小说的研究。

  项教授说,他一直希望找到一本“全本新注《聊斋志异》(三卷本)”,后来有一天他真的在网上看到了,非常欢喜。“买到书的时候,打开一看,便看到扉页写有这样一行字——‘生平之爱物,一九九三年五月23日购于东莞厚街新华书店。’再打开书一看,这位爱书人只看了上卷的8页,还做了密密麻麻的注解,估计爱书人很喜欢这本书,但读起来有些辛苦,读了8页纸后,就放弃继续阅读了。而上一位读书人的放弃,却让我拥有了心头之爱。当时我很兴奋,也在书的同一扉页,题上了一段小线月购于‘孔夫子’旧书网,似为东莞此君‘生平爱物’,焉思十三年后转归我处,再十三年,又不知此书将归于何处了。”

  “书的流通,让渴望书的人得到,那是一大幸事。”项教授说,以后他有时间,也想整理一些自己用不着的书放到网上去,“我觉得,一本书,经过一个人的手,再传到另一个人的手,书就越来越得到了众多人的赏读。这样的书,也就更有了价值与意义。”

  信息时报:你书房里的藏书,似乎有很多历史笔记类的书籍,你比较热衷收藏这类书么?

  项裕荣:我书房的书,主要分三类,一是宗教类思想类的书。二是古代小说,以明清小说最多。三是历史类,以历史笔记类的最多。我喜欢看这类书,是因为相对来说,历史书是庄重的官方文献,难免有些细节不够丰富,也不够亲切,而历史笔记看似琐碎驳杂,实则能填补大量细节,一手资料比较多,能看到很多史书上了解不到的东西。

  项裕荣:以前我在小学当过老师,当时晚上看书,都是看一些比较枯燥的资料性的东西,每天必定看四个小时,每天固定要读上100页,不管读懂没读懂,都要完成任务,这是从阅读中培养自己顽强的毅力,去改变自己的命运。后来,我考上了博士,读上了自己喜欢的古典文学专业。

  现在,一般都正襟危坐地坐在书房里读书,因为我习惯做笔记,如果躺着读,连拿笔都不方便,而且思维也不够集中。不过一到冬天泡脚,大概要花40分钟,这段时间我就经常一边泡脚一边看书,也偶尔看看些闲散之书,比如,南怀瑾的书。

  项裕荣:一小部分是读博士的时候买的。当时,我兼职去上了一些课,获得的课酬都全用来买书了。毕业到大学教书后,经济宽裕一些了,就经常到书店看书买书。那时我经常去暨南大学旁边的学而优书店,后来这书店没了,我就经常到购书中心看书,但很少当场买,因为书重不打折,还得自己拿回家,太麻烦。我一般是在购书中心书店看到好书,回家后直接从该书店的网上购买。当然,还有不少书,是从孔夫子旧书网买的,那里有不少我这个专业的好书。

  我书房里的书,很多看起来都比较新,那是因为我以前读书时,没有多少钱买书,都是从图书馆借了很多书来看,看过后,非常喜欢,等到工作后,就把以前看过又非常喜欢的书买了回来。现在虽然很少翻看,不过,心里觉得,存着这些书,有一种怀旧的感觉,也是对自己从前读书的一种纪念吧。

网站编辑:利来娱乐国际

利来娱乐国际 相关信息

    无相关信息
项裕荣

www.g22.com

项裕荣 项裕荣:书会影响人生的选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