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公司简介 > 带您感悟中国古代文学的魅力

带您感悟中国古代文学的魅力

来源:大发 | 时间:2018-09-27 人气:[!--onclick-

  首页专题专栏重点领域市属图书馆图书馆资讯

  由深圳市社会科学院、深圳图书馆联合主办,深圳商报文化广场作为媒体支持的“深圳学人·南书房夜话”第五季日前在深圳图书馆一楼南书房正式启动。第51期活动邀请深圳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教授左江、广东技术师范学院文学与传媒学院教授项裕荣,以及媒体人兼本场讲座主持人王绍培,围绕主题“中国古代文学的魅力”,分享了各自的古代文学文化阅读经验与体会,观点引人入胜。

  中国古代文学的魅力是什么?从何而来?如此大而广的题目,不禁引人遐思。在左江看来,中国古代文学能涵盖我们生活的所有样态。“我们生活中的每个瞬间,以及四季的变化、春夏秋冬的轮换等,既有比较快乐的体验,当然还有一些痛苦的体验,比如失恋、失败、国家沦亡等,都能够在古代文学里面有所领略。我们每个人的人生,可能没有那么丰富,但在这样的阅读过程中,可以在古人的描述中体会到各种各样的生活状态、情感和心灵,这是它的魅力的一个方面。”

  左江说,最近她在讲《聊斋》,在讲到蒲松龄的时候,她对蒲松龄的评价是:这是一个能够发现美,并且能够表现美的一个人。“对于大多数普通读者来说,创造美跟表达美的要求都太高了,但是如果我们在阅读古代文学的过程中能够感受美、体悟美,那么我们就能够感受到古代文学的魅力。”

  “吾昔有见于中,口未能言。今见《庄子》,得吾心矣。”讲座上,项裕荣则借苏轼之言表达了自己对古代文学的意义的看法。“我们有某种情况,或许不足为外人道也,古典文学中恰好有这么一个精彩的篇章,一下子把我们的这种情感很充分,或者更优美、更细腻地表达出来,使得我们得到某种宣泄或共鸣。这不就是古典文学的魅力吗?”

  尤要一提的是,知名学者叶嘉莹在其《迦陵论词丛稿》曾提出“诗歌中兴发感动之作用”之说法:“我以为对于诗歌这种以兴发感动之作用为生命的美文,我们在对之加以评说时,不该只是简单地把韵文化为散文,把文言变为白话,或者只做一些对于典故的诠释,或者将之勉强纳入某种既定的理论套式之内而已,更应该透过自己的感受把诗歌中这种兴发感动的生命传达出来,使读者能得到生生不已的感动,如此才是诗歌中这种兴发感动之创作生命的真正完成。”左江对此解释道,诗词是要用生命去感受的,在这样的过程中才能够真正恢复诗和词作为一种美文的价值和意义。“所以,无论是感同身受,还是经历陌生化的过程,作为文学作品的美都是值得我们去重视和强调的。我们应该注意到古代文学的兴发感动的作用,通过感受它,进入它的境界中去。也因此,我觉得领略诗词的魅力,就是要能够‘入境’,一是你主动求入境的过程,一是它把你带入它的境界的过程。”左江说。

  若要感受古代文学的魅力,就要有一个入境的过程,那么怎样才能进入“兴发感动”入境的状态呢?左江介绍,中国古代文学非常强调典故,尤其是诗词很强调典故、意象、意境等,这些实际上就是进入古代文学世界的一个法门,必须要有所了解。比如,蝉在中国古代文学里作为一个文学意象出现时,跟我们现在的理解是不一样的。因为蝉在古人眼里有两种属性:第一,它是餐风饮露不食人间烟火的,故代表了一种清高;第二,它夏天出现秋天消亡,生命非常短暂,这是对稍纵即逝的事物的悲悯。因此,当蝉进入文学领域的时候,它就是比兴,是象征,有着自己的意味、意境。如果能够对这些有所了解的话,读相关的文学作品就会更容易一些。

  左江还认为,如果能对古代文学作家的生平有一些了解的话,也能帮我们比较容易地进入到古代文学的世界中去。换言之,对于作家的生平,有一些了解,有一些同情,可能对于我们阅读古代文学作品会有比较大的帮助。

  项裕荣则指出,阅读古代文学的障碍之一就是文字。诸如《庄子》《尚书》等古代文学经典作品,涉及用典很多,佶屈聱牙,若没有借助注释,普通读者一般难以读懂,较少接触。

  在王绍培看来,对于普通读者来讲,古代文学这种文本是既熟悉又陌生的。说到熟悉,是由于在受教育过程中,多多少少要学到一些;而说到陌生,是因为文言文的表述方式和题材,及其所从属的生活方式,都已经离现代人远去。“所以,它天然有一个好处,就是不用再对它进行一个再创造,它就有一种陌生感,我们还可以根据现代人的生活来重新理解它,这又是加上了另外一层新的陌生感,这就是中国古代文学有其特别魅力之所在。”

  此外,相比于众所熟悉的诗词文赋、明清小说,左江在当天讲座上则特别介绍了元散曲。她认为,所谓“一代有一代之文学”,元曲作为一个时代的文学的代表,同样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。“为什么我们对曲的接受度相对要小一些呢?可能跟它的风格有关。”左江表示,我们对诗词之美已经形成了一种接受定式,觉得文学作品都应该像诗词一样,是含蓄蕴藉的,是朦胧迷离的,感情的表达是婉约优雅的。但元曲不一样,它需要的是通俗易懂,明白如话,它的风格是泼辣爽利的,它的情感是大胆决绝的。“我自己挺喜欢元曲这种不一样的风格与表述。并且元曲所传达的生活面更为广泛,在其他文学作品中无法表达描述的事情、情感,都可以在元曲里面体现出来。”

  左江以关汉卿《朝天子·从嫁媵婢》曲为例:“鬓鸦,脸霞,屈杀了将陪嫁。规模全似大人家,不在红娘下。巧笑迎人,问谈回话,真如解语花。若咱,得他,倒了葡萄架。”分析了元曲在情感表达上的直截了当的独特魅力。左江说:“如果我们将元曲跟诗词对照着来读,其别具一格的美感也可以给我们带来不一样的享受。”

  值得思考的是,文学能不能通俗化?对此,项裕荣认为“文学肯定是不能太高雅的”。他讲到,“中国古代最有现代意味的也许就两部小说,一部是《金瓶梅》,一部是《红楼梦》,而没有《金瓶梅》,《红楼梦》也产生不了。”项裕荣认为,所谓的“深刻”,需要去阐释去批判,当阐释或批判的时候,就需要抽象的能力,需要哲学的指导。“但是,文学作品往往是雅俗共赏、上下互通的,这才是文学的魅力。”他希望,未来随着人们的时间变得充裕、文化消费欲望逐渐提升,中国古代文学能够更好地发挥出其魅力。

  网站故障维护电线咨询投诉地点: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福中三路市民中心C区二楼联系邮箱/span>

网站编辑:利来娱乐国际

利来娱乐国际 相关信息

    无相关信息
项裕荣

www.g22.com

项裕荣 带您感悟中国古代文学的魅力